2021中国心血管外科专家50强
全世界各行各业联合起来,internet一定要实现!

马斯克AB面

2022-01-10 eNet&Ciweek/思哲

《时代》周刊这样评价他:一个渴望拯救星球,让人类有一个全新栖身之所的小丑、天才、领袖、智者、实业家、表演者、无赖;一个集爱迪生、巴纳姆、卡内基和《守望者》里的曼哈顿博士于一身的混合体。

埃隆·马斯克,他是世界首富,大名鼎鼎的特斯拉、SpaceX的CEO,也是6个孩子的父亲。

进步与再进一步

这位传奇人物的青年时代就是个传奇:

12岁时掌握BASIC编程语言,开发名为“Blastar”的太空大战游戏,卖了500美元;

1992年,拿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奖学金,同时获得经济学和物理学的学士学位;

1999年,创办的Zip2(用来定位附近商户,类似于大众点评)被收购,获利2200万美元;

随后创办X.com,该网站与Confinity合并组成PayPal(移动支付鼻祖,比支付宝早5年);

2002年,PayPal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,获利1.8亿美元。

如果故事到这就结束了,那马斯克可能只是一位拥有高学历的成功企业家、商人而已,而不是“伟大”的人。此时区别出现了。循着儿时梦想(将人类送到火星,并在火星上建立基地!),2002年,马斯克转头成立SpaceX,做载人航天,在3次试射失败后,人生的至暗时刻,他又投身一家开发新能源汽车的公司——特斯拉。

现如今,世界上能做到载人航天的仅有四个:美国、俄罗斯、中国、SpaceX;作为“绿色”革命的先行者,特斯拉已成为全球最高市值汽车公司。

发展的前提是生存下来,不论是扎克伯格提出元宇宙,还是贝索斯要坐火箭上天。当然,他们天生敏锐,嗅到了商业变革的气味,但是从自身而言,已经取得辉煌的成就之后,仍想为这个地球、人类文明做些什么,是为人称道的。反观某些企业领导者,处在人生应有所为的年纪却选择了“休眠”与“内耗”。这即是进步与再进一步的区别。是否有“想为这个地球、人类文明做些什么”的想法,亦或为人与人之间的主要区别。

在互联网时代掘金,在实业的黎明到来之际华丽转身,他顺应了时代,时代也选择了他,而我们所有的人,都必须亲自去接触变化的风向。

加与减

捋捋马斯克的加减人生,似乎才能在这位“硅谷钢铁侠”的坚硬外衣下,看见有血有肉的人。

做加法。马斯克曾说,“低出生率会导致人类文明崩溃”,于是他生了6个孩子,其中5个借助“高效高产”的试管婴儿技术。

这位“工作狂”每周工作时长120小时,常常泡在工厂里三四天,对吃饭、维持恋情的时间也斤斤计较,以至于想退休都找不到接班人。

做减法。马斯克砍掉公关部门,指责媒体“几乎对所有的事物产生系统性负面与政治偏见。”但他自己的社交账号已有3900万粉丝,还频频嘴炮上头条,最近还在推特上表示,正在考虑辞职做一名全职网红(意见领袖influencer)。

马斯克曾宣布将不拥有任何房子。如今他跟很多年轻人一样,成了“无房户”,住在SpaceX公司附近租来的小房子里。有人说是因为美国房产太过火爆,也有人揣测他刻意躲避高额房产税。

提起法律,马斯克认为,“还没有一个真正有效的垃圾收集系统来删除法律法规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会逐渐硬化文明的动脉,你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。”我们往往想着如何去把规则写的尽量详细详实,以确保每个案例都能涵盖其中,却未曾想社会的容器盛不下多余的水。

有所为而有所不为,这个视域下,就连马斯克这个“伟人”也变得如此亲近和有趣。他爱玩《原神》,在30岁生日当天,租了个城堡邀请朋友们陪他玩躲猫猫;他曾在推特上吟诵曹植的《七步诗》,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”,网友调侃他“马诗客”;他说“中国经济规模,将会是美国的2到3倍”,简直太对啦!

不过,他也有被现实“打脸”的时候,自称“狗狗币教父”(Dogefather),结果话音未落狗狗币价格下跌31.03%至0.49美元;还有非常抠门的一面,每次结婚,马斯克都会签署婚前或婚后协议,第一任妻子贾斯汀几乎放弃了所有权益,而第二任妻子莱莉在第一次离婚时只得到了420万美元和一辆特斯拉公司出产的Roadster汽车(与莱莉的第二次离婚费更高了点,是1400万美元)。

资本家与梦想家

英国剧作家萧伯纳曾经说过:“一个理智的人,选择改变自己适应环境;一个不那么理智的人,要靠改变环境来适应自己。而历史是由后一种人创造的。”A面马斯克是疯狂用革命性技术推动社会发展的梦想家;而他那些“加加减减”的行为,每一条用商业逻辑解释也似乎分外合理、有迹可循,B面马斯克是剥削的、无赖的、懂得公关技巧的资本家。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?

马斯克的AB面或许同时存在,毕竟这个世界不是纯质的,人人都需要进化,擦拭人性的浮尘。如果说“梦想家”马斯克的成功来自范式上的进步,那么为何会形成这些特质?放在具体环境下,就不难理解了。空气、能源、土地等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要素,我们生于此,困于此,患于此,所以会想要去创造更清洁的地球,更美好的世界。去切实解决人类的共性需求,尽管遥远,但每一步都值得。

当下,物质洪流奔涌而来,“成功即是英雄”成为不少人的金科玉律,冠马斯克之类“伟人”以英雄名号,但从精神理性层面,历史不是“伟人”传记,“资本家”马斯克亦受时代、个人所限。才与智的较量,扎克伯格想带全人类跳进虚拟“元宇宙”,而马斯克则死磕现实,谁先跑出来还未可知;私欲和公德的边界,中国空间站两次紧急规避SpaceX发射的星链卫星,“太空圈地”运动不可取,共担国际责任才是正道。

有关人类世界,马斯克持有非常夸张的看法:人类文明很可能与游戏一样,都是许多模拟文明中的一部分,更古老的文明很有可能是我们的造物主,并将现实生活比作是过去数十年间游戏的进步。听起来仿佛科幻小说一般。

对此,他总结了方法论:“我更倾向于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待世界。物理学教会我运用第一性原理思维去推理,而不是用类比的思维去推理。火箭是由什么制成的?航空级铝合金,再加上一些钛、铜和碳纤维。然后我会问自己,这些材料在市场上值多少钱?结果是,这些火箭原材料的成本大约是火箭价格的2%。”

“第一性原理”揭示了他所习惯的思维方式——回归事物本源,尝试用技术创新解决问题,最后商业化落地。当然,你也可以用自己所学理解这个世界。试想,如果有天你发明了某种癌症特效药,治愈癌症就像治感冒那么简单,由此发家成为亿万富豪,你大可以说“我倾向用化学角度看待世界”云云,全世界都会把这话当做圣经。这都是表面的。

深层次的问题包含了信念与行动,内在与外在。其一,极少数人能做到马斯克那样,成为人类进步的关键力量,受主观能动性所困或是其他,可谓“英雄造时事”;其二,随着历史变革,范式理论也动态发展,经验逻辑并不能满足所有变革需求,历史会不断“建构”出一个结构、一个关于“范式”的结构,从而发现“科学革命的结构”,可谓“时事造英雄”。

我心光明

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靠神仙皇帝。要创造人类的幸福,全靠我们自己。”《国际歌》如是唱道。以马斯克为鉴,把人类事业作为奋斗终身目标,比进步更伟大的是再进一步;“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对于人或事有多种解读也无碍,每个人都能从马斯克的“伟大”中自我独白,终了,我心光明,亦复何言?平凡即是真正的伟大。

相关频道: eNews 读书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enet16.com